香港茶展,福元昌普洱茶老字號用老滋味打動港民

  原文標題:香港茶展|這家普洱茶老字號用老滋味打動港民

  香港,全球重要的茶葉集散地,這里不產茶,但許多茶葉經由香港銷往全球。香港,也是一座茶香四溢的城市,每天清晨,這座國際化大都市的快節奏生活都會從容地從一杯早茶展開。

  2019年8月15日,第11屆香港國際茶展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隆重開展。超過250家來自全球主要茶葉生產及貿易地區的參展商在此匯聚。西雙版納福元昌茶廠跨越了萬水千山,帶著原產地的好茶,第一次來到了香港。

  福元昌在香港的首次亮相,是精心的、也是隆重的。開展首日,福元昌籌備了7年的重磅茶品——藍票在香港國際茶展“茗茶平臺”正式發布。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副會長吳軍捷先生、香港茶道協會會長葉榮枝先生、香港茶療學會會長衛明先生、勐海縣福元昌茶廠董事長聶素娥女士、茶業復興出品人周重林先生出席了此次發布會。這一天,我們共同見證了老字號的王者歸來,也探討了在現代社會,老字號的傳承與復興。

  左起:聶素娥、葉榮枝、吳軍捷、周重林

  福元昌——當之無愧的“最貴普洱茶王

  “感念于云南那方水土的靈秀與神奇,讓我今天能夠站在這里,跟大家交流云南普洱茶。我今天僅僅是一個代表,代表著云南普洱茶的一個小分子,代表著云南諸多普洱茶老字號中的一員。”勐海福元昌茶廠董事長聶素娥女士的這句開場,是來自普洱茶原產地的一句真誠問候。發布會上,聶素娥董事長首先帶我們回顧了百年福元昌的歷史和近年的拍賣記錄。

  福元昌,普洱茶百年歷史老字號。余福生(19世紀末-1945年)是福元昌號創始人,于民國年間在易武大街開創此號。“福元昌號”憑借余福生的勤奮誠信、選料考究,和制作的茶品優良,贏得極高的聲譽,榮列當年四大名茶莊之一。勐海縣福元昌茶廠,以“余福生福元昌”為商號,立志于傳承百年福元昌的制茶技藝與精神文化精髓。

  2013年秋北京嘉德拍賣進行的“案上云煙——文房珍玩”專場中,“福元昌圓茶”一桶(七片)以1035萬元的天價成交。2019年5月27號,東京中央拍賣于香港四季酒店舉辦的《一期一會聽茶聞香》春季拍賣會上,福元昌號級茶紫票一提七餅,以人民幣2311萬成交,再一次刷新普洱老茶拍賣市場的價值,成為當之無愧的“最貴普洱茶王”。近年各拍賣行里關于“福元昌”的這些高價拍賣紀錄,讓我們看到了福元昌普洱茶的魅力,也看到市場給出了福元昌普洱茶老字號一個真正可度量的價值。

  傳芳:承繼風尚,百世流芳

  百年老票茶的天價傳奇,與現在之必然關聯即是古老的原料產區。是原料成就了老字號茶莊的老號天價茶,也肯定了古六大茶山茶的后期陳化價值。古六大茶山優秀的環境、氣候及土壤,使得這個茶區的茶,香揚水柔又不失力量。福元昌回歸之日開始,即在古六大茶山深耕,還原與守護百年老茶園,并尋源古六大茶山經典優秀小產區。

  2019年,時間成熟、工藝成熟、滋味成熟,歷經7年沉淀,凝聚而成了百年福元昌傳芳系列。復興福元昌老號茶莊經典茶款,包含百年福元昌、百年福元昌復刻版、百年福元昌紫票、百年福元昌藍票、百年福元昌白票。此次發布的福元昌經典藍票,精選古六大茶山的早春古樹茶,承古法之技,尋源頭之韻,傳百年余福生福元昌藍票圓茶之陽剛之氣。

  藍票的口感品鑒:濃郁的甜醇花蜜香,內斂沉穩。茶湯油潤濃稠,明黃透亮。山韻飽滿,回甘強烈,生津持久;圓潤甘美,內斂醇厚,靜水深流,穿透力強。葉底肥厚柔軟,葉質厚實。

  對話老字號:復興、責任、發展與回歸

  藍票發布之后,嘉賓圍繞著老字號的復興、責任、發展與回歸進行了對話。以下是對話實錄:

  葉榮枝:我也在尋找老味道,但尋找地比較困難

  我們今天聊老字號的傳承與復興。在中國,百年老字號不多,但在日本,不論買工藝品還是吃東西,都會遇見四百年、五百年的老字號。我認識一位朋友,在京都做茶具,他家三代人都以此為生,第一代要退休了就讓兒子回來繼承,兒子是個專科醫生,這是很好的工作,他起初不太情愿,但因為是長子,有傳承家族工藝的責任,必須回來。

  我思考日本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現象,我覺得首先是日本人認為工藝不能丟,這是整個國家、民族的工藝,幾百年如此,都在堅持最傳統的工藝;其次是匠人精神,要兢兢業業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不去想其他的事情,唯一的任務就是要傳承家族的工藝。這家的第三代現在在京都開咖啡店,用老工藝做了咖啡罐、咖啡壺,都非常好。聶總要復興余福生福元昌,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兢兢業業的精神,最核心的是傳承普洱茶的工藝。

  談到滋味,香港人對普洱茶“不當一回事”,香港的茶葉消費,70%都是普洱茶,你到茶樓不開口,店家就給你上普洱茶。雖然說香港人對普洱茶“不當一回事”,但是如果茶樓今天換了茶葉,客人就會說這個味道不是老滋味,他們是喝得出來的,因為老滋味是有記憶的。

  香港街頭

  我90年代喝過福元昌,我最深的記憶是薄荷的清涼感,我現在找不到這種味道了。我覺得現在的普洱茶很難找到老的味道,80、90年代的時候茶湯很濃,現在的是清香。我現也在尋找老味道,但尋找得比較困難,希望聶總可以幫我找找。

  吳軍捷:復興老字號,最重要的是責任

  今天要講老字號的復興、責任、發展、回歸,我覺得作為一個老字號,最重要的是責任,老字號的百年歷史,強調的是精益求精。經營老字號,肩負著中國茶業發展的責任,也肩負著傳承中國文化的責任。普洱茶老字號在發展的過程中,應該激濁揚清,帶動新興的茶業一起發展。

  香港茶展辦了10年了,我們也希望弘揚中國茶文化。福元昌是在易武發展起來,我去過易武,易武是個好地方,那里的做茶人都很努力,做普洱茶都用很好的原料和工藝。作為老字號,我認為不是首先看到能賣多少錢,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老字號應該要把“道”建立起來。

  我們今天一直在聊老味道,我覺得老味道當然要保留好,但也要有新味道,吸引年輕人。

  周重林:我們在原產地,會保護好生態,留住老滋味

  剛剛在臺下和楊先生聊到福元昌,他說喝過老的福元昌,味道不錯。我到香港,每次都在尋找普洱茶的蹤跡。我采訪過盧鑄勳、吳樹榮等香港茶人,今天在現場的葉先生、吳先生也曾給過我很多幫助。我想,如果沒有香港一貫地對普洱茶口感的追求,我們很難去復興普洱茶的老滋味。

  2004年評選最具香港品牌,“茶餐廳”勝出,它變成了一個文化符號,真的是有滋有味,活色生香。我們的平臺是茶業復興,復興的主要是文化。我想,滋味的復興也同樣重要,我談過吃貨救國主義,《舌尖上的中國》《風味人間》等這幾年很火的紀錄片,談的都是風味。我們每年都會去茶山,去尋找工藝、滋味。

  香港茶友在很早以前就和我說,你們原產地要把生態保護好,把工藝傳承下來。百年老茶主要在香港這樣的銷區,云南沒有上百年的老茶,但是有幾百年的茶樹,我想這也是消費地和原產地的區別與聯系,銷區一直在追求滋味,而云南茶農為了守護幾百年的樹也付出了很多。我答應香港的朋友,我們在原產地,會要保護好生態,留住老滋味。

  聶素娥:福元昌,依然是云南最具有生命力的老字號

  此次參展,是百年老字號福元昌走向國際化的一個開端,從原產地走出去,讓更多的人了解福元昌,并能夠分享與傳播福元昌,是老字號復興的第一步。

  能夠在這個美好的時代,復興福元昌老字號,就是保留下我們最為正源的傳統,為世界茶文化和中國茶文化凈勝的靈魂圖譜,保留下最為完整深邃的靈魂尋根地,勐海縣福元昌茶廠承擔了這個重要的社會責任。

  我們深知肩上擔子之重,一個老字號的復興與發展,非某一群人所能承擔,需要整個社會的責任與推動。勐海縣福元昌茶廠,也只是這個老字號復興的推動者而已。我們真切希望,這樣一個百年老字號,能夠偉大復興,真正受益于當今社會。百年之后,每一餅福元昌普洱茶,依然是最優秀的普洱茶。福元昌,依然是云南最具有生命力的老字號。

  在復興這條路上,我們還很年輕。七年前,我們找了一片老茶園進行養護,我們聚焦古六大茶山一些小產區的茶園。我們前段時間面市的經典復刻,就是對1035萬的百年福元昌茶進行同源復刻。這片茶園里出現了難得的紫芽,茶湯的滋味也很特別。

  這七年來,我們還原產地,還原茶園,還原工藝,還原配方,還原制茶精神,恪守福元昌百年傳統選料方法,精準復刻與回歸福元昌茶莊傳統的老字號味道,用古老與溫暖的傳統古法工藝打開與封印經典老字號的王者風味,再現老字號的精魂。

  剛剛吳先生提到老字號和新味道。其實作為老字號,我們并不守舊,我們一直也在嘗試用新的方式來經營、推廣和傳承老字號。我們會用好的原料,推出適合新時代年輕人品飲的茶,我們這次帶來參展的所有茶品都通過了歐盟檢測,我想這也是一個老字號應該有的態度。

  讓我們共同在一杯茶的溫暖里

  追尋老字號的滋味與記憶

  發布會上,福元昌茶廠為嘉賓準備了帶有收藏證書的藍票茶餅,同時也邀請嘉賓在一整提的藍票茶餅上簽名留念,這提茶將會被福元昌茶廠精心收藏。多年以后,當飲茶人打開這提茶之時,會在筍葉上看到這些珍貴的印記,今天的盛況也將會再次重現,追尋老滋味的同時,我們也在追尋記憶。

  聶素娥董事長感慨說,遙想一百年以前,一餅老字號普洱茶是如何翻山越嶺,經年久月,才能來到香港。而當年的制茶人又如何能有機會站在喝茶人的群體面前來面對面交流。這句話之中,有無限的時間跟空間的跨越感,也讓我們為每一餅得之不易的茶餅所面對的歷史與歲月無限感慨。

  這個時代,是一個呼喚美的時代。那些歷史,那些簡靜,那些真美,都會回來。讓我們共同在一杯茶的溫暖里,去追尋一味純正的老字號的味道與獨特的文化記憶。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